博艺堂官方网站-给TikTok“续命”45天,特朗普封杀的决心动摇了?

博艺堂官方网站-给TikTok“续命”45天,特朗普封杀的决心动摇了?

  原标题:给TikTok“续命”45天,特朗普封杀的决心动摇了?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一场不对等战争中始终掌握着主动权,并且,他投向对手——一款被指控会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短视频应用的怒火越来越强烈。

  特朗普先是签署行政命令,宣布45天后,TikTok将不能与美国公司之间有任何交易;一周之后,他又针对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发动了一轮新攻击。

  一些人依据不准确的中文报道对8月14日发布的新的行政命令产生了不正确的理解,他们误以为这是特朗普释放了一丁点怜悯,将扼住TikTok咽喉的手向下移动了几毫米,使后者能够稍微喘一口气,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不是对“45天通牒”的放松,而是从另一个维度将对TikTok的压迫又加了一把劲儿。

  新的行政命令认定“字节跳动对美国视频应用Musical.ly的收购可能殃及美国的国家安全,下令字节跳动剥离Musical.ly的美国资产,并销毁用户数据”,这个期限是90天。

  2017年,字节跳动完成对Musical.ly的收购之后,将其TikTok应用与Musical.ly社交媒体应用合并,组成了一个单一的综合社交媒体应用,并很快成为一款真正意义上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喜爱的中国互联网产品。2020年初,张一鸣为字节跳动设立并亲自担任“全球CEO”这个职位,TikTok无疑是张一鸣野心勃勃的全球扩展计划中提前布局的一个重要据点。

  不过他的全球梦没做多久,就遇到了迎头痛击。尽管之前已经有一些国家对TikTok进行过程度不同的限制甚至打击,但都没有让张一鸣过于紧张,直到美国出手。

  TikTok对美国的用户、特别是年轻人用户具有无于伦比的强大吸引力,他们上传并收看花样百出的短视频,成为这款从中国来的手机应用的拥趸,如果不是因为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特朗普一定也会成为这个应用的紧密热爱者,就像他一刻不停地在Twitter与Facebook上发布与自己有关的消息一样。

  不幸的是,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尽管张一鸣已经竭尽所能未雨绸缪般令其“美国化”,比如今年5月,他聘请曾在迪士尼工作的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 CEO;再比如反复强调TikTok拥有著名的美国投资者,并且已经在美国雇佣了近1000名员工,并计划再招聘上万名;还比如声明该公司将数据储存在美国,并严格控制员工对信息的访问。这些示弱姿态令张一鸣在中国国内遭到许多批评,批评者认为他在毫无原则地向美国卑躬屈膝。

  遗憾的是,特朗普对字节跳动的示弱视而不见,他以美国总统的身份,对一家企业直接进行了干预。这与他的前任,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前任总统都不同,在他之前,总统们对自己看不惯的企业,还从没有像他这样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其出售或一禁了之。

  人们不应该感到奇怪,因为从参选总统时起,特朗普就已经宣布,他将以治理公司的手段来管理美国的经济,而他上任之后,也的确对许多公司的领导者进行直白的赞美或指责,并试图以此影响他们管理企业的方式。

  他抨击开利和通用汽车公司关闭工厂的决定,不断要求波音公司降低“空军一号”的售价,劝诱苹果将海外生产线搬回美国。除了任性,他还总是表现得反复无常,尽管他的幕僚会将这种个性解释为“策略”,人们无法预测到他会不会在3分钟之后以一个新的截然相反的决定取代上一个。

  他先是威胁要在美国封禁TikTok,不久又改变立场,表示如果TikTok出售给美国所有者,他会允许它继续运营。

  关于TikTok出售给谁的消息经过几次讹传,购买者有微软、苹果,和几个投资机构。看起来,特朗普最属意的购买者是微软,据说他还通过电话会议指示微软CEO“推进”收购事宜。而微软也适时地发出一封“感谢信”,带着几分谄媚地称赞特朗普的决定,即使后者认为联邦政府应该因为允许这笔交易而获得报酬。“收购价中相当可观的一部分应当归美国财政部,因为是我们让这笔交易成为可能。”特朗普说。

  特朗普对微软凭借其技术实力消除TikTok的“国家安全风险”充满信心,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这个堂皇的理由之外,特朗普总统与TikTok之间显然还有其他恩怨:莎拉·库珀在TikTok平台上惟妙惟肖地(嘲弄式)模仿他,一群年轻的K-pop爱好者针对他组织了一场恶作剧——预订了特朗普在塔尔萨的竞选集会门票,然后没有出席,可以坐下2万名观众的体育场里,只来了6000人。

  这种幼稚的做法羞辱了特朗普,也为TikTok招来怨恨,更为它的反对者们提供了攻击的口实。TikTok在美国的主要竞争者是Facebook,它的领导者马克·扎克伯格在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无情地毫无保留地攻击了TikTok。

  张一鸣在公开信中,对Facebook进行了还击,宣布TikTok计划就禁止其在美国正常使用的行政命令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联邦诉讼,理由是这些禁令限制了字节跳动的正当程序权,让其没有足够时间进行反应并给出回复。诉讼还将指控特朗普政府给出的“国家安全理由”毫无根据。

  这看起来像是张一鸣的背水一战,但也像是围魏救赵,因为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将会出现旷日持久的以拖待变。

  期待的改变就是11月的大选之后,特朗普离开白宫。

  操弄中国议题,是最不吃亏的竞选语言,漂亮的经济数字为特朗普带来的支持率,因为防控新冠疫情的不利而受到影响,在这一背景下,对中国公司的严厉态度,又成为其拉抬支持率的砝码,大选之下无新事,以中国为敌,将是最好的话题。

  TikTok并不是唯一目标,特朗普已经威胁将腾讯的微信“驱离”美国,今天他又一次宣布要对阿里巴巴下手。强化中国威胁,以保证国家安全为理由对中国商业公司加以排斥,已经在他竞选活动中越来越成为常识议题。

  他甚至说,如果拜登当选,美国人就都得学习中国话了。可是,如果人们还有基本的记忆力,就应该记得,他可爱的外孙女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会用流利的中国话背唐诗,并为他的尊贵客人演唱中国民歌《茉莉花》了。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